我是陛下心头宠 by 旧酿


文案
蔺衡曾在淮北为质时,在太子殿下身边做了五年近侍。
日常端茶送水,掐腰捶腿。
成天换着法子伺候那位贵主不说,遇事还得百般护人周全。
皇天不负,一朝登基称帝,举兵大败淮北。
不屑奉上的金玉珠宝、良驹千乘,只要太子入宫侍君。
风水轮流转,众人唏嘘不已。
落在那位残忍薄情的暴君手中,死相怕是会令人发指的难看。
不成想......
太子殿下到了南憧皇宫,小香汤泡着,小新鲜美味尝着,日子过得比在淮北还滋润。
朝臣纷纷咂舌,明里暗里试探皇帝陛下。
什么时候处置太子,以示战胜国威仪。
国君一张冰块脸未变,两个耳朵尖却赭红。
“此事不必再提了,孤早已将人就地正法,且........正法了很多次。”
--------------------------------
1、攻君对外暴戾阴鸷,本质是个无敌忠犬(我真的太控忠犬了)
2、受君是个会撩、会作妖、人前高贵冷艳、人后黏黏糊糊的小可爱
3、逻辑废,甜甜甜就完事儿!
4、架空朝代,会出现哪些设定和官职全凭缘分,不要细究
5、有副cp预警!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蔺衡(攻)、慕裎(受) ┃ 配角:廉溪琢、纪怀尘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光明和我,都属于你
立意:心怀感恩,自强不息


第1章 
正值寒冬时节,一连多日大雪未停。
殿阙楼宇都被倾上层厚厚的白霜,檐角处也垂挂出粗细不匀的冰棱。
往来宫人皆屏气敛声,持着笤帚垂头清扫积雪,或是擦拭被掩住的琉璃灯盏。
小太监们抬着一顶极为华丽的步辇在宫道上缓缓行进。
尽管手被冻得通红,仍然极力握紧横杆,唯恐一丝不稳惊扰到闭目养神的国君。
随行的掌事公公姜来思忖片刻,还是弓腰低低唤了声陛下。
蔺衡闻声微启眼帘,颔首一望,便瞧见几步外有个不甚寻常的身影。
距上一次见到慕裎,已经时隔三年之久。
他的容貌比那会儿还要让人惊绝。
唇如瑰樱,眸似星辰。纤瘦的身形被雀翎锦裘覆住,端立在皑皑白雪中,宛若不沾凡尘的谪仙。
“停罢。”
小太监们依命顿住步子。
慕裎拢着锦裘莞尔,先道:“拜见陛下。”
话是这么说,却并不同旁人那般跪下叩首。
蔺衡睨他一眼,淡声道:“许久未见,太子殿下的礼数真是一如既往让人称赞。”
不论是语气还是刻意咬重的‘太子殿下’,都夹杂着零星嘲讽意味。
慕裎倒不在意,眸子轻眨,带了些少年气的俏皮。
“我站在雪上,跪下会弄脏衣摆的。”
没有半分拿腔作势,那矜贵姿态仿佛与生俱来。
自打蔺衡登基称帝,从没有人胆敢在陛下面前如此放肆。
姜来公公心下诧然,早先听闻淮北太子与国君有过一段旧交,虽说那旧交有点.....不尽如人意。
然而此刻身份颠倒,太子殿下总该有所顾忌才是。
出乎意料的,蔺衡神情未变,算是默许了他这一举动。
“有干净地方不站偏挑雪上踩,难道指望冻病了,孤亲自给你熬药?”
许是第一次听见他自称为孤,慕裎笑得眉眼渐弯。
“陛下熬的药我又不是没喝过,想来穿肠毒药也不亚于此了罢。
天寒地冻。
那些陈年往事聊起来怕是一天一夜都道不完。
蔺衡哂笑,摆摆手:“孤要去宣政殿批折子了,池清宫赐给你,待会儿会有宫人带你过去。”
话落,抬步辇的小太监门已然继续往前走动。
将要越过人时,步辇上倏然传来一句风淡云轻的:“很冷,多穿点。”
-
-
国君下赐的池清宫,离慕裎所站的宫道,也就横跨了半个皇宫而已。
一路过去,他从饶有兴味欣赏景致渐而变成搓着掌心满腹怨念。
这到底是有多不想看见他?
要是没有宫墙阻隔,半个时辰估摸着都能直接走到京都大街上了。
亏得他还在雪地里站那么久。
等着和蔺衡久别重逢。
好罢。
按照眼下的境况分析,与其说久别重逢,倒不如用大仇得报更为恰当。
数月前淮北与南憧一战,两名骁勇将军接连折损。
边境十六州军心动荡,毫无还击之力,只得狼狈递上降书。
蔺衡率兵亲征,营帐就搭在第二道防线的脚跟底下。
为保全平郡和梧钰两城,淮北国君奉上金玉珠宝、良驹千乘。
三日后求和书信递回来,纸张上书了十六个字。
上一页
  • 1/18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