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入命+番外 by 眉如黛(2)

标签:

  赵杀听到这里,心中也惴惴不安,俊容一沉,低声道:“有无恩怨,去三生树下看一看便知道了。然而如何应对,还请徐判官明示。”

  徐判官听到这里,挽了他手臂就走:“现在离揭榜还有一个半月的光景,人间一年,地府方十日,如果真欠下情债,赵兄到阳间走一遭,也能赶在揭榜前还清。走走走,先去三生树下看个究竟吧!”

  两位判官深知时辰紧迫,驾起一阵阴风,往三生树下赶去。

  此处是地府十景之一,树前的石蒜花已经被践踏得不成样子,每根树杈上都坐着不少阴魂在留名题字。赵杀看得眉头紧蹙,强忍下火气,把手按在粗糙树皮上,没过多久,他生前情债就一一化作蝇头绿字,落了赵杀一身,

  赵杀一时哪里扛得起这么多情债,一下子连站都站不稳了,徐判官忙不迭地伸手去扶,也被压得一个趔趄。

  那一行行字中,这里相欠一斛,那里亏缺十觞,加起来重如千钧,一共和四个人起了纠缠。徐判官替他一一记下姓名,说要去查轮回簿,一振鬼气,急急去了,足足隔了半个时辰,才拎着大包小包回来。

  赵杀远远避开三生树,把满身负债拂去,好不容易盼到徐判官来,拱手道:“事情查得如何了?”

  徐判官忙着把包袱一一拆开,直道:“赵兄,我办事,你放一万个心。我查得清清楚楚,那四位都转世为人了,名字中个个带了个‘青’字,岁数还年少,好糊弄得很。等你到了阳间,稍稍动些手脚,包管把他们治得服服帖帖。”

  赵杀心里倒是不以为然,道过谢后,才说:“凡人女干猾似鬼,我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徐判官哈哈大笑:“什么女干猾似鬼,赵兄自己便是真鬼,岂可灭自己的士气,涨他‘人’的威风!”

  徐判官说着,指着包袱里一块巴掌大的木牌道:“六道有序,阴阳有别,阎王爷那么大的颜面,也只在人间争来两个席位,好方便鬼吏托生人界,查办阴司悬案,修筑城隍庙宇,在鬼门大开的时候立下宵禁。”

  “这两个席位,就是如今阎罗殿里供着的地字一号牌和二号牌,地字一号已经被人领了,我徐某人千辛万苦才把地字二号借出来。无论阳间是哪朝哪代,只要赵兄拿着这块命牌,就能在人界托生成一位闲散王爷,以障眼法蒙蔽世人。”

  “赵兄有所不知,这地字二号可是吉利之数。上上位是胡判官所用,他儿时受尽艰苦,想重新做一回少年人,托生之后,在王府中吃香喝辣,颐指气使,可说是再世小霸王,才过了八年就心愿已了;胡判官一回来,便是刘司事拿在手里,他生前是被自家婆娘活活毒死,托生后风流快活了十五年,等到仇人阳寿将尽,才到青楼指名那下作婆娘,一顿皮鞭过去,既不违命数,又趁机报了私仇。”

  徐判官高谈阔论,一时间竟是说个没完:“这两位大人都是用二号牌解开心结,从此天高海阔。赵兄你拿着这块命牌,自然也是大吉大利,心想事成!”

  他说来说去,大大小小的鬼吏竟是个个假公济私,没有一位是好好修筑城隍庙,老实查案的。赵杀忍不住微微一笑,又郑重谢了谢,然后才问:“我排在刘司事之后?那我托生人世,还是叫赵杀,长这副容貌么?”

  徐判官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那是自然。胡判官在时,王府的牌匾上写的是胡王府,刘司事一去,匾额上就成了刘王府,等老兄服下换骨托生丸,府中总管小厮又改姓赵了。只要赵兄拿着这块命牌,有的是障眼法开路,好叫你方便行事。”

  赵杀接过命牌,又拾起装了换骨托生丸的小瓶,等他细细一看,发现里面一共装了五枚蜡黄丹丸,就算在阳间有个三长两短,还有四次还阳机会,确实是万无一失,不禁再一次谢道:“有劳徐判官为我奔波劳累。”

  徐判官倒是不以为意:“一切果报,皆有前因,老兄在孽镜台下坐堂,难道还不清楚吗?今日种种,怎及赵兄对徐某人的大恩大德!”

  他说到此处,忽然一阵长叹:“你我还有带饷休假的时候,孟婆日日在桥头熬汤,连清明也不得稍作休息,积了一肚子怨愤,老兄还是莫要求她,直接从忘川往人间去吧。”

  赵杀心中所想,和他不谋而合,双手驭使鬼气,和徐判官一起来到忘川之畔,脚边一川逝水,滚滚向前。

上一页
  • 2/16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