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甚惶恐 by 若然晴空

  文案:

  外有藩王,内有权相,身为群狼环伺的傀儡皇帝,江衍每天都活在惶恐之中。

  有一天,江衍得到了读心术……

  女干臣甲:陛下近来愈发动人。

  女干臣乙:只恨不得拥君入怀。

  女干臣丙:得君一笑,死足矣。

  江衍:……QAQ朕更惶恐了有木有!

  一句话文案:护驾!快护驾!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衍 ┃ 配角:女干臣们 ┃ 其它:

  【作品简评】

  太子早逝,诸王争位,身为傀儡皇帝,拥有天生的读心神术,江衍一直秉持着闷声吃老虎的良好品格,但事与愿违,他的人生总是出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存在……求问,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在心里哭着喊着想舔他的颜肿么破?在线等,挺急的。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傀儡皇帝和一干权臣斗智斗勇的奋斗故事,但事实拐了一个弯。本文文笔流畅,描写出了一个不走寻常路的政斗故事,处处透着温馨,感动。

  第1章 先太子之子

  大显天兆二十三年,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清。

  大显王室自太宗开国始,定都北陵,北陵王宫东西三百里,南北八百里,每一代的王室子孙居住其中,同宗同源,有人君临天下,坐拥四海,更多的人却终其一生都无法离开这座华美的牢笼。

  江衍看着灰白的天幕,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

  “公子……”内侍周宁小心的看着他的脸色,“方才镇国侯来过了。”

  江衍抿唇,没有说话。

  周宁一边服侍他穿衣,一边低声说道:“镇国侯说,让公子不必担心,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等宸王殿下登基……”

  江衍的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他很久没有开口了,话音里带着明显的沙哑,“六叔登基之后,我就能外放么?”

  周宁小声应道:“镇国侯说了,最好是江南,漠北之地太远,宸王殿下恐不会放心……”

  江衍不说话了,江南富庶,为了他,舅舅也算费心了。

  “皇祖父的病,要不好了么?”过了很久,江衍才慢慢说道。他的话里没有半点疑问,是个陈述句,所以周宁也就没有答。

  江衍任周宁把自己打扮整齐,然后慢慢的走出了东宫。

  身为先太子之子,江衍在这北陵宫里的处境尊贵又尴尬,他甚至不能像其他藩王嫡子一样被册封为世子,因为那个能给他世袭地位的人,已经不在了。

  当今天子育有七子三女,太子去世后,六王各怀心思,争了这许多年,终是到了最后。

  皇祖父时日无多,他的那些叔叔们虽然薄凉,但却无法否认他们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他没什么可怨的,就算这时候让他坐上皇位,他也坐不稳,十四岁,放在寻常人家还是读书的年纪。

  东宫处于整个北陵宫的中心地带,离君王居住的承天殿只有短短一刻钟的车程,江衍的脑子里一片纷乱,没过多久车停了下来,外面寒风刺骨,下车的时候周宁细心的给他塞了一个鹿皮小暖炉。

  江衍怕冷,这毛病大概是从他母亲那里传过来的,他的手脚很容易冷,一到冬天就不愿意动,然而最近这些日子,他就是再不想动也得动了。

  承天殿从前殿一直到内殿有一个长长的回廊,经常有臣子走过,江衍无意与前朝有牵连,挑的时候总是和臣子们错开,这次也不例外,长长的回廊除了几个打扫积雪的宫女,并不见人。

  江衍垂下眸子,软底的靴子踏在回廊光滑的地面上,发出极细微的响动,而他身后伺候的宫女内侍们,却是一丝响动也无的。

  江衍有时候很奇怪,明明他只有一个人,伺候他的人却有百十之数,每天都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他很想问他们都在忙些什么,然而他无法问出口,除了周宁,他和谁说话,得到的永远都是一句“公子恕罪”。

  到底有什么罪呢?他知道他们虽然把这些话挂在嘴边,跪拜的时候也是真真切切的惶恐,但心里其实是不认为自己有罪的,一群没有罪却偏偏要说自己有罪的人,曾经是江衍孩童时期最大的困惑。

  江衍慢慢的走,他身后的人也垂着头跟着他慢慢的走,在别人看来江衍是在为即将逝去的帝王忧思,但只有江衍自己知道,他不过是在发呆。

上一页
  • 1/19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