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中禽 by 一枝安(2)

标签:

他扫了眼恭敬垂首的宫女:“你原来是哪个宫的来着?”
“回公子的话,奴婢原是瑶花阁宫女翠翎,后蒙陛下垂怜,才有莫大的福气伺候公子。”
“这点心是小厨房做的?”
“是。”
郁白捻了一角芙蓉糕,确是燕云殿小厨房的手艺,入口酥脆微甜,只是仔细尝来却有丝淡淡的清苦。他慢条斯理地咀嚼着,含笑看着宫女恭恭敬敬地告退,心中冷冷地嗤了一声。
不出一柱香的功夫,喉头不出所料地涌上一阵血腥气。
胃部一阵绞痛,郁白撑着身体走到榻前,刚想开口喊一声宫女的名字,眼前已经一阵天旋地转。他强撑着寻了个体面的姿势平躺下去,入睡前最后听见的一句话是惊慌的“奴婢参见陛下”。

郁白醒来的时候,胸腔肺腑里的灼痛感已经渐渐弱下去了。
梦中有人斥责他,说他不该明知糕点有毒还要以身试险,万一真的出什么意外了怎么办?听着那人熟悉温暖的语调,郁白难得生出些少年的委屈来,缩在那人怀里掉了眼泪。
随即他感到有双手轻轻拂过他侧脸,替他拭去泪珠。
这触感与梦中的温柔截然不同,通常意味着压迫和侵占——郁白猛然睁开眼睛。
在他冷冷的注视下,赵钧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醒了?胆子够大。”
“太医说你中了枯肠草,若非救治及时,只怕此刻人已经不行了。”赵钧道,“你有自己的小厨房,那糕点是小厨房做的?”
郁白冷笑一声,漆黑的眸子染了讽刺意味:“糕点自何处而来,经由谁的手,陛下何必明知故问。”
赵钧不答,只静静地凝视着他。
纵然贵为九五之尊,见惯风云诡谲,有些事他仍觉得不可思议。
郁白,这个被他关在深宫里、锦衣玉食呼奴唤俾地娇养了两年的少年,却如此决绝又如此残忍。
他能重金买通江月琴身边的侍女投毒、一心致她于死地,又在失败后刻意诱太后出手,吃下有毒的糕点令自己吐血昏迷,只为威胁他处决那个已经被囚禁在寺庙中独守青灯古佛的女子。
有时他甚至在想,他圈禁的这只金丝雀,或许早已长出了自己的羽翼,正企图冲破囚笼,振翅翱翔。
——这是他不容许的。
“阿白。”赵钧开门见山,“江月琴罪不至此。你把她送去寺庙清苦一生,便也够了。”
郁白漆黑的眼珠沉沉地凝视着他。
“罪、不、至、此。”他慢慢咀嚼着这四个字,当着赵钧的面,嗤的一声轻笑。
赵钧看着眸光黑沉沉的满怀怨怒的少年,眉头皱了起来,语带诫意:“郁白。”
郁白似乎没听见他语气中隐隐的冷意,或者说根本不在乎。
“罪不至此?也对,她不过是听了家里的指使,借着从小长大的情分,在姐姐成亲前将她骗去那腌臜之地,毁了一个女儿家的亲事和清白而已。我至今都觉得,她明明早已该死了,但为什么直到今日,她和江家都不曾赎罪,反倒蒸蒸日上?”
郁白嘴角勾起一点冰冷的笑意:“大概是奸佞当世,苍天无眼罢。”
“郁白。”赵钧一字一顿,“下旨抄了郁家的是赵氏皇族,你是不是还想让朕自裁赎罪?”
求之不得。
郁白毫不畏惧地直视着他,余毒未清的体内气血翻涌,喉间猝然涌上一股血腥气。
鲜血从紧抿着的唇角溢出来,原本是极清朗挺拔的容颜,却在鲜血映衬下有了极致脆弱且秾丽的美,莫名令人联想起奈何桥畔,以血肉为生的彼岸花。
他是那个踏着枯骨黄土,上前摘花的人。
赵钧捻着一方雪白绢帛替他抹去嘴角的血沫,动作堪称温柔,语气却冰冷至极:“阿白,这就是你想做的?”
“你用这种方式逼我就范,不过是以为你在我心里占据了一席之地,而你没有家族,没有亲友,不惧生死,无所牵挂——只是,你当真以为我奈何不得你?”
赵钧指尖一顿,用力捏住郁白的下巴:“我有无数种方法对付你,阿白。”
“就像两年前的那样,是吗?”郁白讥诮地笑笑,“陛下的手段,郁白两年前就已经见识过了。”
少年被衣物掩住的脊背上,一只青鸾微微颤抖着,振翅欲飞。
那是两年前赵钧亲手刺上的。
作者有话说:
感兴趣的话不妨收藏一下,感谢?(●′?‘●)?~


第2章 逃离之前
流言无脚,却可行千里。宫墙深深,能阻的了宫外的风,却阻不了流言蜚语的传播。
上一页
  • 2/17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