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是我养的猫+番外 by 林睡


文案:
简临青是个男扮女装的假公主,因为两国和亲嫁给了邻国的摄政王晏沉,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作天作地,嚣张跋扈,就指望晏沉厌弃他,把他扔进小院子里不闻不问。
奈何这人脾气修养好得可以成仙。
他挥霍万金,奢靡无度。
“我与公主既是夫妻,我的钱便是你的钱,你花得开心,这钱才是有了用处。”
他嚣张跋扈,性情暴躁。
“公主远赴异国,年纪又小,自然没有安全感,我会更加用心,让公主把王府当成第二个家。”
他仗势欺人,目无下尘。
“这是西决国金尊玉贵的公主,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岂容你等放肆。”
简临青被他磨得完全没了脾气,日日在晏沉的纵容下战战兢兢,觉得死期将至,只能在自己捡到的小猫身上寻找安慰,亲亲圆脑袋,轻抿耳朵尖,埋埋小肚子,这才能重燃希望。
直到某一天夜里,床上的猫在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变成了他的便宜夫君,摄政王晏沉。
男人顶着橘色猫耳,张开双臂,“不来埋小肚子吗?”
1.日常流小甜饼;
2.基本日更,遇到卡文等不可抗力因素会请假;
3.蟹蟹豆芽芽做的封面~
4.看得开心就好啦~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临青,晏沉 ┃ 配角:木槿,羊溪,长光 ┃ 其它:坑文是猪猪
一句话简介:摄政王为什么是只小橘猫!
立意:不要被仇恨侵蚀了心灵,会有阳光照耀在身上。


第1章 
万丰二十年冬,当今圣上病重,因东宫被废,由镇北王晏沉监国摄政。
万丰二十一年春,西决国和亲公主仪仗入京,践行约定,同摄政王成婚。
婚礼在三月十七这日举行。
简临青坐到了柔软的床榻上才有了实感,他寅时(三点到五点)就被从床榻上挖起来梳妆打扮,眼睛都睁不开,大而华丽的凤冠戴上的时候,脖子都压得一沉,之后便是满眼的红,满耳的乐声,那凤冠压得越来越重,拜天地的时候简临青头都差点抬不起来,人声鼎沸,像是几千只鸭子在耳边聒噪,听得简临青心头火起,恨不得把凤冠摘下来扔过去好叫他们闭嘴。
他忍了一路,总算是到了房间,直接上手扯下了盖头,又去摘凤冠,被回过神的喜娘们盖住了,一叠声说:“王妃不可呀!这盖头得由王爷来掀!犯了老祖宗忌讳可不吉利!”
简临青不耐烦地避开,那喜娘就被他身边的丫头羊溪拦住了,另一个丫头木槿来帮着他拆凤冠,到底是不熟悉,头皮都扯得生疼,气得简临青冷笑一声,“不吉利?让这凤冠压断新娘子的头就吉利了!”
他往后坐了坐,不知被什么硬物硌了,火气更大了,“这床上又是什么东西!”
喜娘们惊艳地看着他的脸,怔声回答,“是花生红枣石榴子……寓意早生贵子。”
凤冠卸了下来,简临青直接站起身,“是哪个蠢货布置的!我生得出孩子吗!”
喜娘们这才反应过来,自然是生不出的,因为当今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他……不举。
“还不快把这些撤掉出去!”
喜娘们慌里慌张收拾好出去了,简临青软手软脚坐回床上,羊溪赶紧端来桌上的蛋羹递给他,“殿下快吃些东西,这是什么麻烦又折磨的婚俗?一天到晚都不给人吃东西的。”
简临青深有感触,囫囵吃下一碗蛋羹,才没有那种喘气都虚的感觉了,他意犹未尽,“再给我来点儿。”
羊溪拿着碗给他挑吃食去了,木槿谨慎地环视四周,用气声问着,“摄政王真的不举吗?”
简临青把很有分量的宝石耳饰也卸下来,“他亲口承认的”
摄政王晏沉,不近男女色到了惊人的地步,自他战胜归来,满身荣誉配着那张脸,无数男女趋之若鹜,达官贵人用尽手段往他床上送人,各色顶尖美人流水一样送进来,也流水一样被送出来,有个极为泼辣的美人被送走的时候,胆大包天地来了一句,“王爷告诉我他不举!”
一石惊起千层浪,自然不会有人不嫌命大当面去问,但这个怀疑埋在了每个人心里,而后当初在战场的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军医也说王爷伤了根本,大概是王爷不举的可能性太大,那些个往镇北王府扑腾的狂蜂浪蝶都收敛了不少。
他太出名,所以连远在西决国的简临青都听说了这个传言,简临青对这真假不感兴趣,专心致志地填肚子,“不管他举不举,都跟我没关系。”
上一页
  • 1/12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