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犯上 by 酥心糖

标签:

文案:
你这是以下犯上!
景秋,脾气暴躁,一点就炸,每天喝酒打架泡吧,除了学习不干之外什么都干,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叛逆期极其严重。
景父景母看着偌大的家业,愁白了头。
夏青逸,商界精英,温文尔雅成熟稳重,自律性强,生活枯燥乏味,三点一线,除了公司就是家,全身心投入工作无心操心终身大事。
夏爷爷看着单身了二十七年的孙子,愁白了头。
-
两家作为世交,在饭桌上聊起此事,双双叹气。
然后就想起了小时候随口定下的娃娃亲。
刚结婚的时候:景秋每天都要在心里唾弃自己一万八千次,恼恨自己的冲动才促成了这段婚事。
几个月后:艾玛!真香~
-不正经版
标题:兄弟萌,一个冲动同意和很久没见面的竹马哥哥结婚,竹马哥哥居然没反对,他是不是暗恋我多年了?
几个月后
回复:妈的,被骗了!
-
[中二幼稚冲动直率攻(景秋)X成熟稳重极有责任感受(夏青逸)]
[↑先婚后爱,年龄差9岁,年下,攻会成长,人设不完美]
微博@酥糖甜蜜饯儿
感谢@温柔的杀意 太太写的字!


第1章 走,去领证
作者有话说:新文求海星 QAQ 秋崽:我跟我老婆能领证,全靠我冲动! 攻真的幼稚中二又冲动,开始更新啦,??ヽ (°▽°) ノ?
八月份的北城,午后的阳光依旧丰沛鲜盈,透过客厅的落地窗,在沙发上落下一圈又一圈的光影。
“诶,我们说再多也没用。” 说话的是位看起来很精致的女人,她拢了拢耳边的头发,顿了顿,皱着眉继续说道,“还是等小秋回来问问小秋的意思吧。”
“也是。” 坐在她旁边的男人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润嗓,问道,“小秋去哪里了?”
话刚落,门口就传来一声响动,他们正在谈论的人穿着一身蓝色球衣,抱着篮球站在门口换鞋。
景秋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热出来的汗,皱着眉看向客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两人,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了。
“你们今天不上班吗?”
“今天回来还挺早。”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又同时落下。
景秋单手抱着球,走向饮水机,随意地嗯了一声。
他心情不好,刚刚打球让他攒了一肚子的火,客厅里凉爽的空气都没让他的火气降下来半分。
钟瑶看着身高腿长的儿子,眉眼间都染上了笑意,先不说儿子脾气怎么样,单看这身高,这长相,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极好。
“小秋过来,爸爸妈妈跟你说个事。”
景秋喝完水将水杯冲干净之后便放回了原位,这才抬头看向客厅,压着火气尽量平静地说道:“妈,一会儿再说吧。”
钟瑶看了眼坐在一边不吭一声的老公,以眼神询问他知不知道儿子怎么了。
景承业往沙发上一靠,翻了个白眼,表示不知道。
从上了高中开始,景秋就开始不学无术,心思也越来越难猜,成天喝酒打架上网,脾气也越来越差,一点就着,谁知道这又是怎么了。
钟瑶看景承业这样,就知道指望不上了,她抬头看向景秋,笑着说:“事情有点急,坐下来跟妈妈聊聊。”
景秋深呼吸一口气,将肚子里的火往下压了压,他不想将火发到钟瑶身上,他将球扔到了沙发边上,找了个单人沙发随意地坐下,低着头说道:“什么事?”
钟瑶看着景秋先笑了,满眼的欣慰与赞赏,笑着道:“小秋呀,刚刚爸爸妈妈和你夏爷爷吃了顿饭,聊了些以前的事,就想起来,你小的时候,还给你订了个娃娃亲呢。”
“就是跟夏爷爷的孙子定的,叫夏青逸,不知道你还有印象吗?那时候你才三岁吧,夏伯父夏伯母总带着小逸来我们家玩,你才那么一点,就追在人屁股后头喊媳妇儿……”
景秋皱着眉看着钟瑶,从娃娃亲之后的话都没听进去,脑子里一直在循环着娃娃亲这三个字。
他才刚满十八岁啊,他妈就开始跟他提娃娃亲,这是什么意思?
是想把他赶出景家吗?这个家现在已经不能容忍他了吗?
景秋本就憋着一肚子火,想到这里更生气了,火气加着委屈让他的眉头皱得更紧,直接打断了钟瑶的话,说道:“娃娃亲?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
“谁还会信娃娃亲啊?!也就你们才会信吧。”
钟瑶看着景秋皱紧的眉头,安慰道:“你先别生气,我们……”
景秋抬头看着钟瑶,盯着她的眼睛,说:“我没生气,我就是纳闷。我才刚满十八岁,你们就想着让我结婚了?怎么着,我在家里呆着碍着你们的眼了?烦我就直说。”
上一页
  • 1/8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