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味+番外 by 豆瓣君

  文案:

  人前是国贸CBD的金领才俊,人后是大杂院炸鱼铺的少当家,余味童鞋,你还真是鱼味无穷!

  CP: 寸头痞子缺爱忠犬攻*金领闷骚味控翘臀受!

  一个是少年老成,内心缺爱,只等叔受那盘菜;

  一个是厌倦平凡,独守寂寞,惟缺攻君身上香;

  微信小号披马互撩,天雷勾地火,一言不合终上车!

  年下,年下,年下!

  万年1V1,结局必须HE!

  都市现耽轻松恋爱小甜文,《陪你倒数之左右手》中的傅冲会出来打酱油,至于林原君吗,肯定是打醋啦,吼吼!

  内容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味,萧铮 ┃ 配角:路虎,林淡如,冯致远,叶超,贝克韩 ┃ 其它:年下

  ==================

  第1章

  清晨六点。

  “余味,起床了!”

  六点五分。

  “余味,起床候架了!”

  六点十分。

  “余味,再不起哀家可要恼啦!”

  平均间隔五分钟的清脆叫声在清晨的卧室内响起,却被窗外滂沱的雨声掩盖了不少分贝,不过叫到最后一遍时床上的男人已经听在耳中,硬着头皮支起了身体,一边揉着酸胀的眼睛,一边朝那声音回道:“是,娘娘,小的这就起来,娘娘别生气!”

  窗前架上的鹦鹉似乎对他的表现很满意,开始低头衔弄自己漂亮的羽毛,不把床上那个尚有些混沌状态的男人放在眼里。

  余味足足在床边坐了两分钟的时间,才感觉自己从半昏睡的状态中挣扎出来,窗外咆哮了一夜的雨声不仅没有减弱,相反有越来越猛的势头,他皱了皱眉毛,想起今天自己的车逢双限行,这样大的雨,出租车生意火得很,自己得抢出等车的时间才行。

  刚站起身,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竟然是一卷卫生纸,还有几个乱七八糟的纸团,想起昨晚临睡时自己被邪魔入侵,千不该万不该地碰了电脑里的爱情动作小片片,到底破了功,否则也不至于现在困乏得让娘娘一连三道金牌宣自己起床。

  没时间了,晚上再收拾吧。余味把纸团往边上踢了踢,走到穿衣镜前照了照,镜子里那个男人尽管顶着一头乱发、眨巴着两只熊猫眼,满脸的胡渣子,可是一副修长结实的身材,精致帅气的五官还是掩不住身为一个大帅哥的本质。

  余味有些自恋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和小腹,那里有他在健身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好不容易得来的数块肌肉,他朝镜中的自己端详片刻,忍不住回头对架上的鹦鹉故作悲伤地说,“娘娘,小生也算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才貌双全前突后翘,为啥是个养在深闺人未识,夜夜陪伴卫生纸的命呢?”

  娘娘偏过头望天,余味只好收回哀怨的眼神,冲进浴间拾掇自己。

  三分钟大小号完毕,三分钟冲了个澡,十分钟刷牙刮脸擦保养品,十分钟吹了个标致的发型,顾不上浴间里一片水湿狼籍,余味已经杀到大衣柜开始每天早晨最难的一段功课。

  对于一个在北京金领云集、白领遍地的CBD开工的二十九岁的轻熟男,好吧,轻熟GAY来说,打理整齐时尚的发型、选出一身务必可以和模特相PK的装扮实在是余味每天早上最必不可少的功课。

  目光在衣柜里无数件正式、半正式的衬衫西裤之间浏览、鉴别、挑选后,一件银灰色衬衫和烟灰色修身西裤上了余味的身。在穿上皮鞋之前,他在腕间和腋下轻轻喷上了一点男士香水,淡而清幽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架上的娘娘似乎知道这是他即将出门的最后程序,看了眼自己身前的食碗和水碗,大声的叫了出来“用膳!”

  “娘娘息怒,我靠,我连自己都忘了喂,马上马上!”

  余味手忙脚乱地给娘娘添上鸟粮和水,自己也顺手从冰箱中掏出一瓶酸奶和一块三文治,跑到门口换鞋。

  娘娘喝了口水,似乎看了眼窗外的雨,忽然蹦出一句余味从前教过的诗句,“留得残荷听雨声!”余味本来已经跑到了门外,被它一句惊醒梦中人,连忙探身从门口的架子上拿过雨伞,“谢娘娘提点!”

  萧铮看着睡在床上的男生皱紧了眉头。

  男生睡得方向和昨晚入睡时比几乎像练了一夜的乾坤大挪移,一丝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下巴尖上,呼噜声简直可以赛过五级沙尘暴大风,半边身子被身下的凉席硌出一排花纹,两条结实的长腿好像穿了毛裤般毛发丛生。

上一页
  • 1/15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