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侦:撒旦的森林+番外 by 疯流川(2)


这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警,程橙橙终于仍不住开口了:
“陆队,您老人家就大发慈悲,少制造点尼古丁了好不好?”程橙橙一边说着,一边将窗户打开一个三指宽的缝,试图驱淡弥漫在车厢里的浓烟味。
也难为了她,作为队里唯一一个女同志,不仅没有公主一般的待遇,还整天跟在一群糙老爷们后头混。一天下来全身的烟味走哪哪都被嫌弃,尤其是在地铁公交上,旁边的乘客都皱眉掩鼻恨不得离她八丈远。
而身为队长的陆凌风却还时常调侃她:你这一股爷们味多好,省的抹香水那玩意儿了,犯罪分子嗅到了也不敢对你有歹念。
“我这皮肤已近够蜡黄的了,再多吸点二手烟,您很快就会失去一个得力下属。”
陆凌风没理会她,将烟头摁灭在一旁的纸杯里,拿起对讲机操起七十分贝的嗓音:“阎王你他妈往垃圾桶边跑是要玩哪一出?肚子饿了准备翻垃圾吃?”
陆凌风粗暴的声音从无线耳机里传来,专案组一队警员姜阎低下头佯装往垃圾桶里瞧,他压低声音道:“我担心小鬼会从地铁口出来,我坐那里实在太扎眼了,容易引起小鬼怀疑。”
“少废话,去四号点蹲守。孙子你暂时别动,其他位置的人也一样,没我的命令谁再乱跑,回头把腿直接给我上交了,都听清楚没??”
对讲机那头异口同声:“听清楚了!”
晨风透过车窗缝硬生生的挤进来,陆凌风眉宇一紧,沉吟道:“大家注意了,小鬼现在可能已经混在人群里了。”
此话一出,姜阎,孙弈博的神经又紧了一分。程橙橙也更加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显示屏上的监控画面,由于太过集中,清晰感受到了太阳穴两侧的神经在不住地跳动。
*
七点四十一分零七秒,屏幕中一处出现这样的画面:一个身穿白色线衫的女人被另一名身穿黑色外套的男人撞了一下后,立刻倒地……程橙橙发现异常后,刚要开口,陆凌风已经抢在她前开口:
“快打电话通知救护车那边到位。”
说完,转而又对着讲机道:“大家注意,小鬼身穿黑色外套,黑色运动鞋,靠近四号点。阎王,他正朝你方向去,你小心点,他手里有刀。”说完,陆凌风已经打开车门跳下车,裹着一阵凛冽地冷风朝广场后门西侧出口跑去。
“收到!”姜阎刚说完,对讲机里出现一片尖锐杂音。
陆凌风只花了几十秒就跑到了西侧出入口,等他赶到时,刚才从广场保安亭里走出来的那名保安也朝另一侧跑来。
“人跑了,阎王跟另一队的几个弟兄去追了。”
说话的人叫孙弈博,也是晏城刑事专案组一队警员。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女警程橙橙的声音。“陆队,陆队,”
陆凌风不耐烦的皱紧眉头,“说!”
“抓到了!小鬼在五号点落网。”
随即,陆凌风等人便赶到事先布置好的五号蹲守点,两名伪装成路人的警务人员正押着一名黑衣男子,迎面朝他这边走来。那男子中等身高,看上去体格也不健壮,他双手被手铐反扣在背后,微低着头,一双邪恶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陆凌风,嘴角竟噙着阴森的笑意,掩不住的疯狂。
陆凌风无视着他的猖狂,目光却落在了男子额前一道宛如肉色蜈蚣的疤痕上。
这个被称作“小鬼”的罪犯正是这些日子被各大媒体新闻争相报道的“雨天广场屠夫”。
半月前晏城北市一广场上,一名年轻女子突然倒地身亡。法医尸检后发现,该女子死因为利器刺破脾脏导致失血过多而亡。由于事发地点广场地段人流较少,当天又下着雨,没有一个人目击到案发过程或凶手的外貌体征。警方虽然调取监控录像,却只捕捉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再无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就这样,凶手在作案后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雨天的广场上。
就在案发一周后,类似的案件又再次发生,作案手段与第一期案件相同,凶杀同样选在雨天作案,同样是人流量较少的广场,同样是独行的女性,同样…没留下任何踪迹。
自此,晏城市笼罩在“雨天广场屠夫”的阴霾下,很多市民甚至惧怕下雨天。
然而就在警方焦头烂额、市民恐慌感日益渐浓时,第三起案件再次悄然无息的发生了。近十天来,这个被称作“雨天广场屠夫”一共在晏城不同区域连续作案三起,作案目标均为女性,造成三人死亡。
这起连续杀人案引起晏城市派出所的高度重视,风头鼎盛期,作为晏城市刑事专案组队长的陆凌风,顶着上层施加的层层压力接下了案件。
上一页
  • 2/30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