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猫 by 恩顾

  文案:

  文物专案卧底——金猫与猞猁

  刑侦三队负责文物专案,队长手下有专案卧底两人:

  猞猁,本名未知,潜伏在一线,是立功无数的资深王牌,传说中开了金手指般强大无敌的天才;

  另一个是小菜鸟韩贝,任务是本色出演钱多人傻的败家子,在古玩市场收集情报,代号金猫。

  微悬疑、微破案、微盗墓,情节不靠谱;

  作者懒得取名和重新设定背景,但上辈人物一般不会出现;

  涉及的一切单位和组织,纯属虚构,勿对号入座。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恐怖 盗墓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猫、猞猁 ┃ 其它:文物专案卧底

  第1章 猞猁

  “猞猁是我们警队文物专案里最优秀的卧底,没有之一。”制服笔挺的高大男人面对窗外,沉吟片刻,说:“我身份显眼,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和他正面联系了。”

  档案册里没有照片,也没有任何对猞猁的文字形容,只有一长串破获文物失窃和古迹毁坏的案件记录。

  文物专案卧底少之又少,十年来升职变迁,统共也一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其中之“最”不见得有多玄乎。韩贝翻看档案册,应道:“听说过。”

  刑侦三队从十年前开始接手一些文物专案,队长杜寅年近三十,瞧着是位和蔼可亲的谦谦君子,实则是头老女干巨猾的狐狸,他关上百叶窗,回身坐在办公桌对面,漫不经心地转动手中的笔,再次给予猞猁最高肯定:“他是个天才。”

  目前在岗的文物专案卧底除了猞猁,只有新吸收培养的韩贝,代号金猫。他挑眉看向上司,“队长,你有什么打算。”

  “你做联络员,或者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又一份文件夹从桌子对面丢过来,“协助他完成这个案子。”

  ——从猞猁破获的第一个案件开始推论,那是在七、八年前,警校毕业是22至23岁,这么说,猞猁和杜狐狸年纪差不多,同时擅长机械改造组装、文物鉴定、探墓看风水、火药配置等等。

  “疑似,南越王室墓葬。只因为一件帛画?完全是捕风捉影。”韩贝咽下最后一口泡芙,将通宵看完的文件全部塞进碎纸机,穿上件外套,起身出门。

  每个星期天,在市区以南的丁口公园,有场鬼市,各路铲地皮的人马会携带一些古董文物,摆个小摊鬼鬼祟祟的倒卖。

  铲地皮指跑农村走街串巷收购古玩,那些人大多消息灵通,女干猾而勤快,有时会摸些小墓,他们的一手货比古玩城实在,故而走动在鬼市的都是有眼界力的圈内人,假货没生意,故而真多假少,而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也时常出现。凌晨三、四点,鬼市就陆陆续续地有人逛;天蒙蒙亮时最热闹;太阳全出来后,摆摊的开始撤;八点左右,小公园恢复原样,跳秧歌的大妈们和打太极的大爷们吆吆喝喝的,又重新热闹起来。

  韩贝在鬼市绕了一圈,在一个摊前蹲下来,挑出一只青花小盘,打起手电筒,假装认真地端详。

  杜狐狸说:没有猞猁的照片,他作为编外入队人员,是我们三队的杀手锏,长期深埋在一线,只有我一个人和他单线联系。

  南越王室墓葬的线索也是猞猁提供的。

  现下正是天没亮,韩贝只听摊主絮絮叨叨个没完:“……韩少爷,这绝对到了清三代,豆腐干双框款,你看这胎多白腻,这釉多清冽,这分水多流畅,不老你找我退……”众人皆知,韩少爷是只小肥羊,人傻钱多,眼力极差。

  杜狐狸说:你我都要严格保守猞猁的信息,确保他的安全。韩贝心不在焉地哼了声,“底价?”家里的盘子被猫打碎了,反正也要买几个。

  摊主伸出两根手指头。

  “两百?”

  “开什么玩笑?”摊主笑的很厚道,“韩少爷,这个价我们铲地皮都铲不动啊!”

  “一千差不多了,”虽然韩贝不屑讨价还价,但还是得动动嘴皮子砍一砍,否则显得太不接地气。

  摊主连连咋舌:“韩少爷你这是斧头啊,一刀砍下来腰斩!”

  “那我再逛逛。”韩贝但笑不笑地关上手电,语气是欲拒还迎的,心思却全不在那盘子上。杜狐狸还说:你照常干你的工作,他会主动来找你。

上一页
  • 1/18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