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案 by 长生千叶

  文案:

  (灰度线上的最后一案)

  【30XX年,A国,C城警探局】

  警探局有一对特殊的搭档,副组长谢纪白和法医唐信。

  有人问起他们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谢纪白说:“衣冠禽兽,现在也一样。”

  唐信看着谢纪白笔挺的制服和一尘不染的白手套,说:“想把他弄脏。”

  某日破案后的庆功宴上,某衣冠禽兽将谢纪白堵在洗手间门口,说:“虽然你很聪明,但总有某些范围的问题,你并不在行。比如说,生理上的问题,你可以随时来向我请教。”

  衣冠禽兽法医攻VS心理缺陷洁癖受

  内容标签:强强 悬疑推理 甜文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纪白,唐信 ┃ 配角: ┃ 其它:30XX年架空、推理、破案、悬疑、单元、轻松、衣冠禽兽攻VS心理缺陷洁癖受、1V1、HE、多CP

  银牌编辑评价:

  警探局有一对特殊的搭档,副组长谢纪白和法医唐信。谢纪白生姓严谨,因为一段隐藏的过往,患有严重的心理缺陷;而法医唐信则姓格洒脱,看起来更像个花花公子。两个姓格迥异的人,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相互适应。从约法三章的“天敌”,到合作密切的最佳搭档,二人联手破获了一桩桩离奇的案件,同时也慢慢引出了一些不愿回忆的过往,和灰色乌鸦的真正意义……

  带血的相片、被肢解的天使人偶、殡葬馆的四条手臂,一个个离奇的案件,看似毫无关系,却由一枚灰色乌鸦的领针串引起来,慢慢将谜团展开。故事以破案加日常的穿插模式进行,两个姓格迥异的主角,偶尔也会给紧张的气氛添加一些轻松感。

  第1章 仪式开始1

  那天晚上,天气依然闷热。

  “嗬……嗬,嗬……”

  女人疯狂的跑着,她本来雪白的连衣裙被树枝刮破了,披散的长发凌乱不堪,姣好的面容此时狼狈极了。

  “啊——”的一声。

  女人跑的太急忙,稍显不合适的高跟鞋被甩出去一只。她被迫停了下来,却来不及去捡那只鞋。

  她回头看向身后,那里一片漆黑,好像什么人都没有,却又好像有一双眼睛正紧紧盯着她,让她毛骨悚然、战栗不止!

  女人不敢再看,她吓得双唇不停抖动,喉咙里止不住的发出“咯咯”的声音,眼睛里已经湿润了,充满了绝望又希冀的复杂。

  她好像已经看到……

  那个怪物,下一秒就从黑暗中扑出来,将她撕碎!

  前面灯光一晃,有机动车的发动机声音,是一辆亮着顶灯的出租车,孤零零的开了过来。

  这就是天籁!

  女人立刻激动起来,她几乎激动的大哭,顾不得扭伤的脚,冲着出租车就奔了过去,不停挥舞着双手,大叫着“出租车!停车,停车!救救我!”

  破旧的出租车停了下来,女人迫不及待的拉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喊道:“走!快走!去警局!有人要杀我!”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女人,女人也同样看到了那双眼睛。

  一双冷漠的眼睛。

  司机没有说话,只是稍微的一点头。

  女人急迫的瞪大眼睛,就算坐进了出租车里,她还是害怕,害怕黑暗中的怪物追上已经开动,飞驰起来的车。

  她紧紧盯着身后的黑暗,却忽略了司机冷漠双眼下的那抹诡异微笑。

  明天……

  不,或许是几天之后。这具崭新的尸体,总会被人发现。

  ……

  ——《鱼的记忆·第十一卷》

  谢纪白仍然戴着洁白的手套,他的手中捧着一本书。灰色的封面,封面上只有一行书名——鱼的记忆·第十一卷。

  其余连作者是谁也没有。

  从书封上的书名,到内页的故事文字,所有的每一个字全都并非打印,而是手写,字迹工工整整,甚至说是一丝不苟。

  在这种科技发达电脑普及的时代,这样手写的小说恐怕已经很少见了。

  这是一本未完待续的小说。

  或许应该说,这是一个未完待续的故事。

  而谢纪白更应该说它,是一个未完待续的案子。

  “副队!”

  一个穿着制服,身材高壮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手里抱着一堆书,少说也有七八本,虽然薄厚不一,但规格大小是一样的,封面也全是压抑的灰色。

上一页
  • 1/42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