仵作攻略+番外 by 凤九幽(上)(2)

标签:悬疑推理   宅斗

  反正都要死,如果能保护哥哥一次,就太值了……

  谁知道他竟然还能醒,一醒来就在这个房间!

  卢栎神情复杂地环视整间屋子。

  门边靠东墙放着一张八仙桌,配三条长凳,桌上放着一副白底蓝纹的粗瓷茶具。正对着床的南面开了扇窗户,正方形,长宽大约都有一米,窗槅是非常古典的菱形交错几何纹样,上面贴着浅黄窗纸,风吹来时刷刷做响。窗下有一条深棕色四足长条几,放着些杂物。西边墙边立着一个四角柜,许是年深日久,四只脚上都有了裂纹。

  这是一个朴素至极的房间。

  这是一个古人的,朴素至极的房间。

  卢栎长叹一声,还是个穷人。昨日突然在这个房间醒来,他吓坏了,心神不定,以为是梦游,今天继续在这个房间醒来,他便隐隐知道,他大概……回不去了。

  野弹的威力不如正规炸弹,但也不会弱到哪里去,他的身体……一定不全了。

  ‘死’这个字,自打他出生,就一直跟随,爸妈哥哥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们会难过,会伤心,但随着时间缓缓流逝,终有一日伤痕会褪去。

  他们一直希望他能有个健康身体,好好活着,如今倒也算是圆了这个梦。

  他自己……也想好好活着。

  无时无刻都在想!

  可他这个新身份,好像过的并不好。

  卢栎眉头微皱。

  突然换了个身体,他吓的不行,能注意到的东西委实有限。他不知道这具身体前身怎么死的,隐隐约约得了些记忆,可一觉醒来,那些本就不属于他的记忆更加飘乎,他得到的信息非常有限。

  他知道原身也叫卢栎,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

  只要手里握着书卷,他可以一直不出门。

  可惜……姨母不喜欢他读书。

  这个卢栎是个孤儿,五岁时父母被山贼杀死,懵懵懂懂被送来交于姨母冯氏抚养,冯氏初时对他非常关切,因为他有个了不起的未婚夫。

  他这位未婚夫,以前是平王世子,老平王去后承了爵,现在是个不折不扣有权有势的王爷。听说身长九尺,青面獠牙,残酷冷血,手屠八万人,能止小儿夜啼,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想也知道,能傍上这么一位大人物,前程得何样繁花似锦。

  可惜,这位未婚夫,十年来一次都没来看过他。

  冯氏对他也就渐渐淡了。

  卢栎猜想,冯氏只是慢待他,没有把他赶出家门,大约因为平王府每年都会送来的年礼。

  也不知道平王府抽什么风,这位未婚夫一次没来过,可每年两次礼非常准时,十年来一次都没断过。

  想着想着,卢栎就开始头疼。

  再往深里扒也找不出有用记忆,他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吧。

  天刚蒙蒙亮,寒气沁骨,房间里没有炭盆,卢栎裹了裹被子。既来之则安之,他最需要好好考虑的,是以后要怎么过。

  ……

  门‘吱呀’一声响,有人进来了。

  卢栎抬眼看去,是个四十多岁的嬷嬷。

  昨天这人就来过,卢栎认识,是王妈妈。

  王妈妈个子有些矮,身材微丰,脑后圆髻梳的一丝不苟,别着支铜簪。不知道是不是不爱笑的原因,法令纹很深,看着面相很凶。

  王妈妈端着碗药进来,进门径直把药放在桌上,声音冷硬,“少爷趁热喝,奴婢一会儿来收碗。”说完看都没看卢栎一眼,掀帘出去了。

  卢栎再一次目瞪口呆。

  昨日这妇人也是这个样子。

  古代下人签身契,通买卖,不应该对主子毕恭毕敬吗?她这么怠慢不怕他整治……是了,她是刘家的下人,不是他卢栎的下人。

  卢栎眼神闪了闪,默默叹气。

  这是古代,历史上并不存在的大安朝,不是他生活了那么多年的现代。

  他贫穷,寄人篱下,无依无靠,可能还要受人所制。

  还没走出房门去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卢栎已经有了深深的挫败感,他真的能在这里好好生活吗?

  这个王妈妈,记得来给他送药却不给他送饭……奴大欺主这个词,卢栎表示他深深的理解到了。

  他不记得前身得了什么病,可他病了一辈子,这辈子有个好身体,他再也不想病了,药总归是治病的……他从床上爬起来,下地找衣服穿。

上一页
  • 2/55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