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服兵团+番外 by 颜凉雨(下)

标签:

  第132章 女婿副本(下)

  人生最带感的事情不是在别人家干别人儿子,也不是在别人家咬别人儿子的时候灯光大开,而是在别人家咬别人儿子的时候没用跪姿用了趴姿以至于灯光大开后两条腿外带四分之一雪白的屁股映亮了整个客厅。

  后来副团每每想起,都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闪亮的瞬间。就像奥运会开幕总要有个点火仪式画龙点睛一样,他用自己俊美的躯体在岳父岳母心中点燃了永不熄灭的圣火。

  方炼钢原是被媳妇儿劝了半宿,勉勉强强同意所谓的“聊聊”,结果就遇上了这种足以毁灭他建立了五十年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风景,顿时气血翻涌,双目腾就红了,浑身都在不住地抖,连说出来的话也不利索了:“你你你你们在干啥……”

  方筝艰难地伸出一只胳膊摸上放在枕头边的手机,举起,咔嚓,然后眼巴巴仰望父上:“拍……艺术照?”

  炼钢炉,爆炸。

  “CAO他妈的我削不死你们——”失去理智的方炼钢两步上来抬腿就往被子上狠狠一踹!

  方筝再顾不得面子里子大腿屁股的,这一脚下去他命根子没事儿小鸟的脑袋可就成糖饼了,心一横就着被子带着小鸟猛地卷起来滚到旁边!

  方炼钢一脚踩空,跺在薄薄褥子上发出巨大而沉闷的声响!他刚想跨过去再来第二脚,却忽觉脚底板触感不对,蠕动两下脚趾头,还是怪怪的,低头一瞧,他是踩在褥子上不假,可这褥子和他脚底板之间,还牢牢钉着一条男士四角裤……

  彼时小鸟已经在翻滚中抛开世俗樊笼,完成了从走光到全裸日光浴的华丽转身。处境的改变带来的是心态变化,书面语称返璞归真,实在点儿,即破罐子破摔——

  “我的。”

  轻轻两个字,裤归属权敲定。

  方炼钢再无理智可言,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召唤力牵引着他拣身边最近的东西猛然举起来就朝对面砸过去!

  方筝只觉得眼前一黑,根本来不及看清,就听咣当一声,什么东西带着疾风擦着他脸边儿就砸到了地上。再抬头去看,原来是小鸟不知什么时候跳起来抓住了方老爹的胳膊,结果方老爹一抖,砸偏了。

  方筝再去看那地上,尼玛实实在在的红木椅子啊,这要砸身上……

  “发什么呆啊,赶紧跑!”眼见着那货眼神悠远不知道要飘到哪座仙山古刹,孟初冬这叫一个恨铁不成钢,要知道他这小体格跟未来岳父较劲,绝逼就是作死的节奏。

  好在方筝及时醒悟,被吼完立刻拉上裤一个鲤鱼打挺光着膀子就奔到了屋子一角,并死死拽着卫生间门把手以备不时之需。

  孟初冬的PK体力已经到了极限,方筝刚一就位,他立刻松开方炼钢开始跑!

  方炼钢重获自由,原本的愤怒加上被个小孩儿较劲半天愣是没拿下让他气炸了肺:“你个小逼崽子别跑,我他妈不把你腿撅折我就跟你姓!”

  稳稳拉住仇恨的副团能往哪里跑呢,客厅地图就那么大,能倚仗的只有一张饭桌,于是他和BOSS围着饭桌开始了追逐战。

  一圈。

  两圈。

  三圈。

  “你他妈……你他妈……有能耐你就别让我抓住……”

  四圈。

  五圈。

  六圈。

  “我……我CAO的……你个小逼崽子……”

  七圈。

  八圈。

  九圈。

  “不行了……我他妈的……得……得……歇会儿……”

  方炼钢到了极限,孟初冬也没好到哪里去,顶多少了些衣服的阻力,于是瞅着对方是真心停住喘息,他也不失时机原地回蓝。

  围观全程的团长忘了自己的处境,只觉得隔着饭桌两两相望喘息的父上和夫上构成了一副神奇的图画,神奇的温馨,神奇的圆满,神奇的和谐。

  围观全程的刘淑娴没有儿子的浪漫情怀,她只是轻轻走上前,步伐不快,不慢。

  孟初冬看着她走到方炼钢身边,可是没做停留,反而继续,绕过桌子,来到了自己面前。然后女人缓缓抬手,像是要摸摸他的头。被BOSS虐待许久的副团心里一暖,下意识凑过去——

  啪!

  一个不轻不重的耳光。

上一页
  • 1/43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