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鹤榷+番外 by 旄丘

标签:甜宠   年下

文案:
吃醋哪家强
原桓榷×江鹤 绝地求生(pubg)职业选手(比赛规则是按照18年pubg职业赛的积分规则,有作者私设,游戏规则或游戏有bug请勿深究 谢谢~)
年下傲娇骚话攻× 暴躁冷情自傲受 年龄差6岁
众所周知,狙击手鹤神最讨厌隔壁战队的狙击手桓神,一看到他就脑仁疼,各种瞧不上桓神,但桓神又特别爱黏着鹤神。
江鹤每天的事:被惹炸毛、骂人、吃醋、吃醋、吃醋、吃醋……
原桓榷每天的事:把小豹子惹炸毛、挨骂、吃醋、吃醋、吃醋、吃醋……
被吃醋的对象顾绪小朋友+流年小朋友:你们职业选手的吃醋方式就是比赛的时候花式弄死我们吗????
([0-9]{1,7}) 第1章 
FB战队今天四个人基本上都在直播,基地大厅一时间说话声音混杂在一起,月末到了,再不抓紧时间补足直播时间,下个月的奖金就要对半扣了。
“今天下午多睡了会,把闹钟掐了。”
江鹤今天状态还可以,他准备熬一整晚多播会,补完时间明天就可以不用播了。
鹤神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掀开泡面盖,摄像头瞬间被氤氲的热气熏的模糊起来,江鹤扒拉开眼皮瞥了一眼弹幕,轻轻啧了一声。
“就你们麻烦。”
然后他伸出右手,抽出一张纸,在摄像头上随便擦了擦。
江鹤说话总是冰冷冷的,没什么温度,就连嗦面的声音也是干脆利落,嚼得漫不经心,他的下巴随着低头吃面的动作而露了半截出来,白又小巧,弹幕上的粉丝直呼好帅。
又是熟悉的不耐烦的一声啧。
“不帅,别刷了。”
于是弹幕刷的更起劲了。
江鹤没再管弹幕了,打开电脑,先打了一局蜘蛛纸牌。
等他慢吞吞把面吃完,收拾完桌子后,才点开游戏。
第一局,他开了个单人四排,直接跳了P城,落地一把UMP9,端着枪在P城杀了个爽,摄像头直接对着键盘,把噼里啪啦按键的声音收得好不清晰。
侧到围栏死角装子弹的间隙,江鹤还瞥了眼礼物榜。
“谢谢【江鹤正面up我】送的两架飞机,谢谢【鹤哥女友粉】送的一个火箭,谢谢……”
他顿了顿,轻声继续念。
“谢谢【想和江鹤搞黄色】送的两个火箭。”
贵宾榜几乎全都是调戏他的ID名,江鹤早就见怪不怪了。突然,旁边的一个脚步声打断了他,江鹤操作人物端起枪,往外冲,跳跃的动作躲掉了对面的一梭子子弹。
他直接开镜,对着对方的二级头一顿猛扫。
击杀加一。
在P城打了十多分钟,江鹤背着三级套,端着满配M4,背上揣着一把98k,路过一地的盒子,奔着车库里一辆红轿车跑去,鹤神准备追梦去了。
江鹤人气在联盟里高得吓人,他是上半年度人气榜首,长相优越,技术也是一顶一的强,他前些年技术粉居多,但最近颜粉上涨的速度快得可怕,甚至还有人就喜欢他那臭拽的性格,打的时间长,名声大,基本上讨论pubg职业选手的话题都不会少了江鹤。经理催了他几次开摄像头直播,江鹤敷衍地就露了一截下巴,都惹得女粉丝们好上头,礼物弹幕刷个不停。
游戏中,圈越缩越小,江鹤刚打完第二个空投战,还没来得及舔盒子就缩圈了,三级甲已经被打爆了,他打了个药,趴在一个视野广阔的楼顶瞄人。
肩膀上架着八倍镜awm,随着正在跑毒跳跃的敌人而缓慢移动,射击点微微一顿,一声巨响随之穿出。
光速穿梭的子弹击破层层空气,直接打穿对方头顶。
击中头部倒地。
江鹤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子,上好狙击枪的子弹,眼看着对方当初的烟雾弹蔓延,把扶人的队友给遮住,他飞快开镜,对着虚白的烟雾毫不犹豫,猛地扣动扳机一枪。
爆头淘汰+2!
弹幕一排一排厉害和666,还有不少礼物也跟着刷了起来。
众所周知,比起钢枪,江鹤打狙更牛。
作为联盟顶尖狙击手,在同期选手甚至前期、后起之秀中,江鹤的狙击水平基本上是公认最强,很难有人跟他抗衡。江鹤最出名的是在联盟里最高的一血率,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人打破他的数据,在都还没有什么装备的前期,再加上意识和操作一个比一个出色的职业比赛里,江鹤总是能出色地完成一杀,所以他也被称之为First Blood战队的品牌代言人。
搓了几局游戏之后,江鹤突然烟瘾上来了,嗓子不舒服得很,话也越来越少了。但是平台明确规定,经理和队长也强调过很多次,尽量不要在直播的时候抽烟,以免带坏看直播的小朋友们。而且战队里有才刚成年的小朋友,江鹤也不想在他们面前带这种坏头。
上一页
  • 1/86
下一页